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成王败寇(上) 更多>>
 

  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成王败寇(上)

    时间:2018-06-13 「他答应了。」侯龙涛皱着眉放下了电话。
      「那不是很好吗?」左魏翘着二郎腿,靠在沙发里。
      「答应的太痛快了。」
      「那怎么办?你怕他有什么秘密招数?」
      「哼,料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儿来。」侯龙涛耸了耸肩…
      田东华闭着眼睛,双手捂着脸,仔细的考虑着该如何去面对侯龙涛,他原先是打算确定了收购成功之后,先到欧洲某国去避避风头,然后再回北京,当面嘲笑自己的死敌,但现在情况有变。
      「你不是从来都是料事如神的吗?怎么这次要改变计划了?」这回轮到石纯面带轻蔑的表情了。
      「侯龙涛是条地头蛇,他居然不要在自己的地盘儿上解决问题,确实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。」
      「你说北京啊?」
      「你以为呢?」
      「他直接搞掉你就完了,干嘛还要跟你谈谈啊?」
      田东华抬起眼皮瞟了瞟石纯,「你不懂,他可以杀我,但如果不是必须杀我,他是不会杀我的。他想创造一个和平的环境,在我面前炫耀他的胜利。如果他绑架我,那和平的环境也就不存在了,他所得到的快感就会大打折扣。哼,刚才的那些人根本就是有意放我走的,侯龙涛只不过是要让我知道,他随时可以对我下手,逼我帮他创造那种和平环境。」
      「那你还去送死?」
      「第一,我不得不去,不去他就会因『被逼』而派人来抓我,那到时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了,更厉害点儿,直接就是派人来杀我。第二,他以为他大获全胜了,那我就要去看看,当他知道我才是胜利者时的表情。第三,我手里还有一张克敌制胜的王牌呢。」
      「行,祝你好运,咱们后会有期。」石纯转身向门口走去。
      「你去哪儿?」
      「当然是哪儿安全去哪儿了。」
      「你不跟我去见见侯龙涛?」
      「我疯了?」
      「你不想报仇?」
      「啪啪」,石纯弹了弹手里的巨额美金支票,「我不像你们两个,过去的事儿我不想再计较了,我宁可拿着这笔钱去享受。」
      「你怕什么?我不是说了有王牌嘛。」
      「嘿嘿,你那张王牌的个头儿太小了,连你一个人都挡不住,怎么挡我啊?」石纯说着又要举步。
      「等等,三百万。」
      「什么?」
      「你跟我去,我再给你三百万美金,事成之后,你可以活得像神仙一样。」
      「你为什么非要我去啊?」
      「我要看他见到你时的神情。」
      「你跟他说我一直在帮你不就完了。」
      「那怎么能一样?」
      「光他的那个表情就值三百万美金?」
      「值不值是我的问题,你只需要考虑要不要接受我的报价。」
      「三百万,三百万,」石纯又看了看手里的支票,「三百万,」他咬了咬牙,「我先要一百万的定金。」
      「这好办。」田东华掏出了自己的支票本。
      石纯看着对方写下了百万美金的数字,眼睛都冒绿光了…
      「噹噹噹」。
      「嗯…」陈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「谁啊?」
      「噹噹噹」。
      「进来吧,门没锁。」
      房门打开了一条缝,一个娇小玲珑的身体闪进了屋里,「小曦姐姐。」
      「诺诺?」
      薛诺钻进了陈曦的被窝里,两个女孩都是直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,柔软的身体贴在一起,都能感到对方娇嫩肌肤的热度。
      「怎么了?」陈曦捋了捋小妹妹的柔髮,「又睡不着了?」
      可能因为都是大学生的关係,薛诺最近跟陈曦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多,感情也是突飞猛进的发展,经常躲在一起说自己的悄悄话,弄得司徒清影和陈倩都有点嫉妒了。
      薛诺用脸磨擦着小姐姐光滑的肩膀,「涛哥什么时候回来啊?」
      「他上次不是说过几天就回来了吗?等不及了?」
      「他都拿了那么久了。」薛诺的小嘴噘了起来,眼睛也湿润了。
      「又要哭鼻子了?」陈曦吻了吻薛诺的额头。
      「我就是好想他嘛,我过两天就去报名学空手道,以后就可以像小云姐和星月她们那样,到哪儿都跟着涛哥了。」
      「练那些东西很苦的,涛哥肯定捨不得让你去。」
      薛诺不出声了,她不怕苦,只怕见不到自己心爱的男人。
      「小傻瓜,快点儿睡吧,你老不好好儿睡觉,皮肤就会没有光泽了,那涛哥可要不高兴了。」
      「嗯。」这话比什么都管用,薛诺紧紧的抱着陈曦花香四溢的娇躯,面带微笑的合上了双眸…
      侯龙涛带着冯云、星月姐妹,还有五个俄罗斯彪形大汉,乘坐汽艇,登上了一艘停在纽约海湾里的豪华游艇。
      在二层夸大的活动室里,田东华扶着室内二层的栏杆,喝着手里的香槟,「行了,你们可以站住了,再近我就要紧张了,请坐吧。」
      「田总很会找地方嘛,能包得起这么好的游艇,看来我的东星对你还是很不错的。」侯龙涛找了张沙发坐下了。
      「Youhavenoidea。」
      「是吗?」侯龙涛点上烟,「那你给我讲讲好了。」
      「从何说起呢?」
      「这样吧,你问我一个问题,我回答之后再问你一个问题,你再回答我,这样轮流问下去,直到咱们的困惑都解开了。」
      「然后又怎么样呢?」
      「到时候就知道了。」
      「你有很多困惑吗?我以为你是运筹帷幄、无所不知的呢。」
      「哈哈哈,我只是孙猴子,不是如来佛。」
      「OK,那我就先问了。」田东华喝了口酒。
      「来吧。」
      「你为什么要派林文龙接近我?我自问对东星一直是尽心竭力啊,是什么使你对我那么不放心呢?」
      「嘿嘿,这可就要从你第一次跟我见面说起了。」
      「等等,你不奇怪我知道林文龙是卧底?」
      「一人一个问题,轮流问。」侯龙涛把自己怀疑田东华的起因讲述了一遍,「满意吗?」
      田东华尽量掩饰着自己的烦躁,这不光是因为自己一开始的急功近利和没选好策略,还因为他发觉侯龙涛知道的要比自己以为他知道的多。
      「该我问你了。」
      「我尽力而为。」
      「你怎么发觉文龙一直是在演戏的?」
      「在这件事儿上,我还真是挺佩服你的,居然让你的小兄弟去追你的小媳妇儿,你就不怕弄假成真?」田东华并没有说明自己知道玉倩也有份,因为他因该不知道,「哼哼,是你自己暴露了自己。」
      「How?」
      「还记得你为了给陈倩出气,更準确的说,是为了你自己出口气,而向整个广东的黑白两道儿开战吧?」
      「当然记得了。」
      「我可以想像,当时你要林文龙把这件事儿告诉我,一是为了给我一个『机会』暴露,虽然你知道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会上钩儿,但试试总没有坏处;二是因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你有点儿不耐烦了,是在催促我快点儿动手。」
      「我看不出这跟你发现文龙的身份有什么关係。」
      「你看看,」田东华得意的笑着,「说了你耐心不足吧。你知道我从那件事儿里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吗?你并不真的需要我了。就算你一脚把我踹开了,别说你不会失去北京市政府对你的支持,就算真的失去了,对你也没有太大的影响。我真的没想到,你的实力已经大到那种地步了,你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」
      「跟文龙有什么关係?」
      「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还真是没有什么长远的计划,所以才会有了那临时加入的百分之一。进入东星不到一个月,我就后悔自己当初的行为了,但为时已完。我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你的,知道你对我一直是心存芥蒂,如果有机会,一定会搞我的,如果换作是我,我也会这么做的。可以说是我逼你讨厌我,你逼我造反,这么说没错儿吧?」
      侯龙涛摇了摇头。
      「金钱、权力、还有面子,你和林文龙的关係里具备这三样能让男人翻脸的东西,他是我非常好的策反对象,再加上他的性格弱点,机会是接近于完美了,甚至有点儿过于完美,让我不太放心,迟迟不敢正式招收他。女人,」田东华竖起了大拇指,「你厉害,一个能让世界上所有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,我相信他了。」
      「广东的事情使你明白了,我能搞你却没搞你,为的是耍你,当你自以为成功的时候,给你当头棒喝。」
      「哼哼哼,」田东华笑了起来,「聪明人斗聪明人,要的不光是胜利,更讲究胜利的方式。你凭什么对我出奇制胜?是你自己把林文龙暴露了。」
      「你就这么确定?」
      「这算另外一个问题吧?你刚才问我是怎么发觉的,我就是这么发觉的,至于是如何确定的…嘿嘿。」
      「好,看来我还真是需要注意措辞呢。」
      「你是怎么确定我已经确定林文龙是你按排在我身边的了?」
      「哈哈哈,确定,确定,」侯龙涛被对方的话逗得大笑起来,「我没有确定过。」
      田东华皱了皱眉。
      侯龙涛将《无间道》的故事,还有他是如何解释田东华在机场时的表情都说了,「你那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吧?」
      田东华差点没背过气去,「他妈的,你聊天儿也能聊出…这…哼。」
      「呵呵呵,Becool,man。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,别讲粗口嘛,哈哈哈。」
      「哼,你知道了对我并没造成什么影响,可你还是自以为是的把林文龙派到美国来,弄到现在死不死活不活的,仔细想想,倒霉的是他。」
      侯龙涛把脸沉了下来,「也罢,我承认那是我的晕招儿。你怎么确定文龙是卧低的?」
      「出来见见你的老朋友吧。」
      田东华身后的一扇木门打开了,一个男人走了出来,他的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,「侯龙涛,十年不见,你他妈还是这个倒霉操行啊。」
      「石…石纯…」侯龙涛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住了,是一种目瞪口呆,是一种难以置信,更是一种「我怎么可能在这个环节上疏忽」的自责。
      「你看,」田东华一指侯龙涛,「这个表情值三百万美金。」
      「值不值我才不在乎呢,」石纯耸了耸肩,「有人给钱就行。」
      「其实当初我是非常相信你们给我设的套儿的,让你的兄弟们在不经的时候说起,真是纯出自然、毫不做作,还有任婧瑶从旁佐证,故事还符合我跟我们你们那群人的了解所吻合。能做到这么天衣无缝,也难怪你有足够的自信不把真正的石纯找出来,我也确实被骗了。如果不是对林文龙产生了怀疑,我也不会去从茫茫的人海中把他的好七哥找出来问个究竟的。」
      「啪」,侯龙涛重重的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把,都出红印了,「石纯,你这个王八蛋,总是出来跟我作对。」
      「你他妈才是王八蛋呢,」石纯毫不示弱,指着侯龙涛就骂,「你他妈跟我抢女人,逼得我离开北京,这笔账怎么算?你他妈又不知道你们俩之间什么关係,人家找我,给了钱,问我认不认识林文龙,不认识当然是他妈说不认识了。你丫自己算不过别人,不说自己傻屄,反倒来怨我,你他妈有毛病啊?」
      「骂爽了吗?」侯龙涛恶狠狠的盯着石纯。
      「肏,」石纯不敢再逼视对方的眼睛了,那里面杀气太重,他低头点上烟,「懒得理你丫那。」
      「行了,你们俩的那点儿陈年旧怨一会儿再讨论吧。」田东华拍了拍石纯的肩膀,「为什么没有一家媒体报导东星跟GM签约的事情?」他不让MichaelSha向纽约时报求证有三方面的原因,一是虽然他心里明白,有百分之九十可能是事情有变,但他已然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,他只能保持以我为主的策略,不能让别人的行动干扰自己;二是他存在着侥倖心理,也许那就是个巧合,然如果他进行了求证,那份侥倖心理就不能存在了;三就是他自视甚高,觉得自己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,而且也确实找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,他宁愿相信媒体报不报导对于自己都没有大的影响。
      「这跟你有什么关係吗?」
      「你要破坏游戏规则吗?你只需要回答我就是了。」在田东华心里,现在胜负已分,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问。
      「很简单,去的记者都是我雇的,没有一家真正的媒体,当然没人报导了。再多告诉你一点儿,那么做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安抚你。对了,我看你喝的是香槟,在庆祝什么吗?」
      「是啊。」
      「是在庆祝你自己荣蹬东星集团董事长的宝座吗?我是不是该叫你田董事长了?」
      「嗯…到昨天收盘的时候,我已经收购了东星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,加上过两天从GM那里拿到的百分之二十五,嗯…」田东华搓着自己的下把,「你确实可以这么叫我了。」
      「你这个人挺奇怪的,你已经知道记者有问题了,你已经看到了我对你收购东星一点儿都不紧张,你已经听到了我叫你董事长时所用的嘲讽口吻,可你还是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。」
      「我有过半的股份,东星就是我的,只要这点明确了,其它都不重要,我虽然好奇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慢慢儿的问就是了,咱们的胜负已分。」
      「嘿嘿嘿嘿,」侯龙涛奸笑了起来,「你就那么确定你拥有东星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?」
      田东华没有马上作出回答,对方的镇定自若多多少少让他对自己的胜利产生了一点怀疑,他拚命在自己的大脑中搜索着可能的疏忽,但怎么也找不到,「你在诈我?」
      「田东华,天要你输,你就不得不输。」
      「怎么讲?」
      「你处心积虑、机关算尽,派了一个六、四青年回北京跟我谈判,瞅準时机,使他签署的文件无效,我不得不承认,这次确实是你棋高一招儿。唉…」侯龙涛很诚恳的歎了口气,「其实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抢得先手了,说实话,如果不是我有天向,你早已经大获全胜了。」
      「少在这儿假惺惺的,只有自以为是胜利者的人才会去称讚自己的对手比自己高明。可你赢了吗?你怎么有天向了?」
      「哈哈哈,」侯龙涛开心的大笑起来,他转向冯云,「你说我要是不告诉他,他是不是会疯掉啊?」
      「匡」,田东华在木栏杆上狠狠的砸了一拳,「侯龙涛,你别自以为是了,你装成什么都知道了,或者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,我看你是什么都不知道。」
      「你一定知道苏栈的真名叫司徒志远吧?」
      「当然。」
      侯龙涛笑着扬了扬眉毛,没再继续说话。
      「嗯?怎么了?说啊…」田东华歪着头,一幅冥思苦想的样子。
      侯龙涛还是没说话。
      「司徒志远,司徒…司徒,」田东华低下头小声嘟囔着,又猛的抬起头,「司徒清影?不会…不会这么巧吧?」
      要说这世界上姓司徒的人多了,换了另外任何一个环境,绝不会有人把司徒志远和司徒清影联繫到一起的,但此时此刻,田东华必须要做出这种联繫。
      「唉,你说你,千挑万选,挑出来的却是我老丈桿子,这还不是天意吗?」
      「司徒…司徒清影不是孤儿吗?」
      「孤儿就是石头儿缝儿里蹦出来的了?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分开的,又是怎么团聚的,对于摆在你我面前的问题来说并不重要。」
      田东华的双手紧紧的捏着栏杆,他觉得在一瞬间自己就变得无比的虚弱,不扶着点就要摔到了。
      虽然田东华一直在利用司徒志远,但他并没有小看那个GM投资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,知道他会对自己的任务有所怀疑,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怀疑跟东星的人说。
      毫无疑问,侯龙涛一旦知道了GM内部存在的问题,从理论上讲,他就完全有可能把事情一步一步的推理出来,但田东华还不能完全相信对方有这样的智力,他还真不觉得自己老闆的智力能高到那个地步,「你…你猜到什么了?」
      「Everything。」
      「我不信,你说说看。」
      「没必要,我就告诉你我都做了什么吧。张玉强在国家安全局的几个朋友把司徒志远请去了,他跟你说了吧?他没跟你说的是,司徒志远并没被带到你以为他要去的地方,不过是找了家酒店住下了。在东星和GM签约的前一天,我已经发传真撤了我三哥全权代表的职务,当然了,他私自把传真扣下了。如果GM不承认司徒志远签署的协议的合法性,那股权的转让也不合法,完全相同的情况,就算到了美国的法庭,也不能说一个有效,另一个无效。」
      「啊…」田东华按住了自己的脑门,就好像头疼得要炸开了一样。
      「怎么了?」侯龙涛用嘲讽的眼神看着高处的人,「要死了?太没承受能力了吧?」
      「哼哼,我为什么要死?」田东华站直了,喝了一大口酒,「我手里还有百分之二十六的东星股份,就算做不成董事长,一样是个亿万富翁。我是东星的第二大股东,有我窥伺在侧,恐怕你也睡不好觉吧?」
      「也对啊,」侯龙涛皱起眉头,挫着下巴,做冥思苦想状,「随话说得好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着。」
      「ShutUp!」田东华实在是受不了侯龙涛那种逗小孩玩的态度,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「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?从今往后,你最好每天都把眼镜儿擦得亮亮的,只有你有一个不小心,我一定会把东星攥到手里的。只有我才配做东星的主人,你一个坐监犯科的小痞子,何德何能啊?」
      「这么躁?这可不像你啊。你是不是已经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全面失败了?我相信你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真的控制那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。」
      「哼,你以为你学过点儿心里学就能当专家了?你以为你能揣摩出别人在想什么?」从表面上看,田东华对侯龙涛抱着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,「钱是从我的账户里拨出去的,股份就是我的。」
      「GM已经同意终止与东星的股权交易,东星不向他们索取违约金。反正外界也不知道双方的接触,对睡都没有太大的影响。」
      「为什么?GM为什么要那么做?」
      「因为GM自己并没有额外的资金收购。」
      「为什么要额外的资金?那三十七亿五千万美金已经从GM的帐户划入了东星的账户,还需要什么额外的资金?」
      「那笔钱是奥运储备资金,转了一个圈儿,又回到奥运储备资金的账户,你以为GM会在这个问题上跟中国政府较劲吗?」
      「啊!」田东华手里的酒杯掉在了地上,摔得粉碎…